樱庭芊羽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设定是古代,好像有四个国家吧,我在野外遇到了一个国家的公主皇子,然后成了知己朋友,公主一口一个姐姐的叫我,国王也很喜欢我把我当干女儿,第二第三个国家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其中一个的太子好像发生了什么,我们互相暗恋着对方,然后一场意外我流落到了第四个国家,那个王很年轻,长得很漂亮,总是穿着一身红衣,就是那种妖孽类型,把我抓在身边,我给他做簪子饰品?然后时不时来逗我,总让我哭笑不得。然后其他三个国家来这个国家参加宴会,红衣妖孽就让我坐在他边上,最后好像第一个国家的王把我赎回了,那个太子好像欲言又止,来找我被公主一把推开说什么“:你还好意思来见姐姐”之类的话,对了那个太子一身紫色衣裳。
就记得这么多了……
这是什么沙雕梦啊!

【凹凸乙女】光

*小学生文笔
*ooc有
*安迷修专场
全程第一人称,请自行代入


又到暑假了呢,几乎所有的学生都盼望着暑假,可我却是个特例,倒不是我特别热爱学习,而是......我不想回到那个“家”。我母亲在我十岁那年离开了,父亲又带了一个女人回家,并和她生下了个儿子,这可把我那重男轻女的奶奶高兴坏了。其实后妈待我也不是很坏,只是把我当透明人罢了,最看不惯我的是奶奶,只因我是个女孩,反正在我映像中她从没给我好脸色看过。他们是温馨的一家子,而我,只是一个多余的。我常常思考自己是不是根本就不应该活在世上,既然抛弃了我,那为什么要带我来到这个世界。

回到家后自然不会有人来迎接,收拾好房间后疲惫的我倒头就睡。第二天我是被奶奶的骂声闹醒的,不想理她的我草草吃了点东西,抱上画本就出门了,跑出几米还隐约能听到奶奶在骂着“死丫头”。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反正一天不骂上我几句,她心里是不会好过的。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向日葵地,这里算是小镇附近还算美的地方了,也只有在这我才能把心中的杂念暂时忘却。我拿出画本画着着一片片的向日葵,画到一半时我就注意到向日葵地变的树下躺着一个人,他靠在树干上午休,样式简单的白衬衫衬得他的皮肤很白。阳光照在他的半边脸上,使他的脸庞看起来十分柔和,整个人散发着纯净的气息。我拿着画笔一点一点的画着他的样子,我一旦画起画来就会十分投入,以至于等我化完之后一笔后抬头,发现他正看着我,他的眼睛是绿宝石般的颜色。

“非常抱歉,打扰到你休息了。”我合上画本小跑过去道歉。

他微微一笑“没关系,能给这么美丽的小姐当模特是在下的荣幸。”

他笑起来可真好看,“太耀眼了”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我也朝他咧嘴一笑:“你好,我叫xx”

“xx吗?小姐的名字真是好听呢。”

“所以都告诉你名字了,为什么还要叫小姐啊”我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我看了看天色,“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小姐再见”

“对了安迷修,你明天还会来这吗?我想再好好给你画一张。”

“在下可不忍心拒绝小姐的邀请,那么明天不见不散。”

“嗯,不见不散!”

第二天我很早就收拾东西赶了过来。很远就看见安迷修已经在那里等我了。我看了看时间,离约定的时间还早得很呢。“怎么来这么早?”

“哪能让小姐等在下啊。”

我让他摆个姿势,安迷修就抱着向日葵呆站着,我轻笑一声,“怎么傻乎乎的,站着不累嘛。”然后拉着他到树荫下坐着。

这绝对是我画的最用心的一幅画了,安迷修的笑容真的很温柔,他本人也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就像阳光一样。等我画完后,太阳已经有一半躲到地平线下方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一画画就容易忘了时间。”

“没关系,天快黑了,小姐早些回去吧。”

我挥了挥手,向小镇跑去。

等我到小镇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回去的必经之路是一条漆黑的小巷,我不禁有些害怕,想快点跑过去,刚进入小巷,我就被人拽住了,随后便被捂住了口鼻,凶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小丫头,不想吃苦头就把身上的钱都交出来!”

我拼命地针扎着,也不知道我的画会不会坏,我想我一定是疯了,着种时候担心的居然不是我自己而是我画的安迷修。

突然身后的人闷哼一声,抓着我的手也松开了,在我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小姐快跑!”然后他牵起我的手向前跑。

等跑到大路上我们才停下了,扶着路灯喘气。

“你怎么来了?”

“我看天黑了,有点不放心小姐,于是就来看看,幸好我来了。”

幸好,他来了。安迷修还牵着我的手,我贪恋他手心的温暖,一时也不想提醒他。

“安迷修,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知道还有人关心我,谢谢你像一束光一样温暖着我。

“守护小姐是在下的职责。”

“噗哈哈。”我被这样一本正经的安迷修逗笑了,“明天还出来玩嘛?”

“只要小姐来,在下一定会在那等你。”

“嗯,不见不散。”

从这一刻起,我忽然找到了存在于这世界的理由了,因为我不再是多余的了,因为这个世界还有人在乎我,因为贪恋阳光的温暖……

之后的每一天,都是安迷修陪着我的,带我去不同的地方画画,我画画是他就坐在一边看着,时不时和我聊上几句,还给我买冰淇淋。眼看暑假即将结束,有些话,不说就没机会了。

“呐,安迷修,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吧?”

“当然了,在下就像骑士那样永远守护着小姐的。”

“明天早点来吧,我有话想和你说。”

“嗯,不见不散。”

第二天,我一早就来到了我们常见面的地方,可是等了很久,也没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我突然有些害怕,缠绕着我多年的恐惧有涌上心头,我怕安迷修也会离我而去,就像她一样,害怕这唯一的光也消失。

一直到了下午,我等不下去了,拨通了他的电话。我又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喂,小姐,对不起,今天突然有事,在下忙到没时间和你说一声,非常抱歉,你昨天不说有话要和在下说吗?你现在说吧,我听着呢。”

“没事了,你先忙吧。”我挂断了电话,浑浑噩噩地走了回去。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几天都不出门,看着一个多月来画的画,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不是个爱计较的人,但我讨厌食言的人,我害怕被抛弃,那个女人说好会一直陪着我的,但她食言了,抛弃了我。既然注定要永远活在黑暗中,就不要让我见到光啊。

我想起了安迷修的微笑,那么的温柔,他一定是有原因的吧,我为什么不听听他的解释呢,我想打个电话,但手机没电关机了,我打算去隔壁镇上找他。

没走多久,我听见几个大妈在树荫下闲聊“听说了吗?隔壁镇子的安老头走了。”

“是啊,听说是心脏病突发。”

“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啊,到可怜了那个孩子。”

“可不是吗,那个孩子是安老天捡回来的孤儿,安老头一走,他无依无靠的多可怜。”

......

我脑中嗡嗡作响,仿佛被雷劈过。原来,是这样的。他现在一定很难过吧。我一路狂奔,一路打听他家的地址。他家的门没有关上,虚掩着,我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安迷修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整个人憔悴了许多,见我来了很是吃惊“小姐你怎么来了?”

我心口一阵酸痛,跑过去抱住了他,“对不起,我来晚了。”

安迷修呆住了,以前牵个手他都能脸红好久啊。“小...小姐?”

“安迷修,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我们,我们也还有彼此。”

安迷修把我抱在怀里,“嗯,在下会一直陪着小姐的。”

“安迷修,我喜欢你。”

“在下也喜欢小姐。”


end




















没有了



























真的没了,我骗你干什么





























你怎么那么执着





















好吧,还有一点









暑假的最后一天,安迷修陪我一起去市里采购文具,看着安迷修拿着两大袋东西我有些过意不去,拿过来了一袋。“小姐,没事的,这些东西不重。”

我翻了个白眼,“你两只手都拿满了还怎么牵我啊。”

安迷修把轻的一袋给了我,然后牵起了我的手,我嫌弃的抽了出来。

“欸?小姐,在下又做错了什么吗?”

“笨蛋!”我拉过了他的手,十指相扣,“情侣是这样牵的!”然后如愿的看到安迷修了脸上浮现出一抹红。


真·end







我写的什么啊_(:з」∠)_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_(:з」∠)_

昨天漫展安迷修被一群雷狮绑了然后自己挣扎(双手反绑的)然后流焱看不下去了上去帮忙,我们问凝晶你怎么不去帮你主人
凝晶弱弱的说:我是被踩在脚下的那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凝晶:我都被踩矮了!比流焱都矮了!

有没有杰克扩列啊……我也想要公主抱_(:з」∠)_我摔倒了,要杰克抱抱!

我杰克真的想杀三放一
刚刚和一魔术师玩了半天,我n次把他放发电机那不动他就是不开,带他找发电机一会就挣脱了

踏碎星辰,我愿化作雷霆万钧,为王的征途阔野开疆!
雷狮,生日快乐!

欲言又止……

【凹凸乙女】离别?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最近凹凸大赛的系统出了故障,凹凸大赛被一个圈包围了,只要出了这个圈,就可以逃离凹凸大赛,再也不用担心哪天会变成某个参赛者的积分了。

你站在“圈”的边缘,面前是一道光屏,穿过它就可以彻底摆脱凹凸大赛了。在你的身边许多参赛者头也不回的穿过了光屏,走出了“圈”,甚至还有些是前百的选手,是对凹凸大赛彻底失去了希望了嘛?

在你发呆时,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着你,你伸出了手,穿过了光屏,凉凉的。接着是手臂,腿,你闭上了眼睛,一阵凉意直达心底,再睁眼时,你已经站在了“圈外”。你的脑中一片空白,有个声音在不断的说着“向前走,离开这,永远不要回来了。”你傀儡般的向前走着。

“喂,鶸,只有海盗才能决定珍宝的去留!”

【雷狮?】

你回过了头。

雷狮似乎是想要来把你拽回来,可是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的手碰到光屏时,他无法穿过光屏?雷狮敲了一下,光屏就像投入了石子的湖面一样泛起了涟漪,他皱了下眉,拿出了雷神之锤,攻击光屏,可结果却是雷狮被弹开了。

你看见了雷狮身上多出的伤痕,那鬼东西还会反弹伤害?!

(快停下)?!你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你眼睁睁地看着雷狮一次次向光屏攻击,再被弹开。最后他抵在了光屏上。

“答应你的星辰大海,我还没带你去看,你怎么能先走。”

你感觉有什么划过了脸颊,束缚着你的力量消失了,你快步走近雷狮,伸手想帮他拭去嘴角的血。

雷狮抓住你透过光屏的手,把你拽入怀中。他抱的很紧,你感到呼吸有点困难。

“对不起。”你对刚刚有想要离开的念头感到愧疚。只是有了离开的念头,就会被光屏无限扩大,但实在是你的错,竟然想过离开,离开...他

“只要你在我身边,这残酷的大赛又如何,地狱我也陪你闯。”

“不用你担心那么多,海盗是不会允许别人动自己的珍宝的。”末了又补上一句“我一直在”

你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他眼中的那片星海中只有你的身影。








失了智的产物,不会写文,只是把听到凹凸可能要上少儿频道好多人退圈后脑子中想到的画面写了下来( ̥́ ˍ ̀ू )